最禛心——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东篱菊隐 > 最禛心 >
更多

第四卷 老夫老妻的温馨生活 第160——161章

上一篇 回目录

  金六福北行记

  下午悠闲的时光,金六福又爬到树上午睡了两个时辰,醒了之后决定吃些水果,左顾右盼了之后,金六福在树林中一阵穿梭,等他再次来到码头的时候,他的衣襟里兜着些乱七八糟的水果,左手扯着衣襟,右手拿着一个苹果在啃,他就是以这样的造型跳到这一条大船上的。

  付了钱,金六福兜着他的水果坐在在船舷上慢悠悠地吃,眼睛在运河上扫来扫去,跟雷达扫雷一样,直到最后剩了两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红色野果,他跳下船舷,右手拿着那俩小野果转啊转,顺便抻了个懒腰,然后晃晃悠悠地进船舱睡觉去了。

  按金六福这种生物的习性,除非是尿急或是饿了或是火上房了,否则他一定会整个晚上都死死地粘在他的床上,可是现在整船的人都睡了,他轻手轻脚地起来跑到甲板上席地而坐,从怀里掏出那两个小果子开始吃,脸上那一脸陶醉就像是猪八戒吃到了人参果。吃完了,站起来扭扭脖子,嘟囔道:“又白等了~~~”然后晃回去睡了。

  如此几天,船到了一个小码头停下休息一个下午,明日天亮再走。金六福晃晃悠悠又上街,这里瞧瞧那里看看,最后在黄昏时分跑到附近山上一个小寺庙,在佛前一跪,一脸郁郁之色说恳请菩萨收留。见此情景,早有小沙弥去通知住持了。等慈眉善目的住持来了,金六福一脸哀戚诉说自己出家的理由是“爹不疼、娘不爱”,住持听他讲了这么稚气的话心中以为他是小孩子闹脾气罢了,因此一番劝慰。金六福便跟他说,从出家原因开始转到佛法,最后两个人对面坐在地上侃了一个时辰的佛法,住持讶异这小小少年竟然读过如此多的佛经,还能将其中许多道理参透得很深,不禁刮目相看。不仅留了他吃斋饭,听说他离家出走身无分文还赠送他盘缠二十两,但是嘱他千万不可再有出世的念头,因为觉得实在是浪费了一个人才。

  金六福毫不客气地吃了斋饭,毫不客气地揣起了银子,然后对住持说自己想通了,就算父母不疼爱,可是毕竟还将他养育这么大,也没少他吃穿,所以他不出家了,要回家侍奉父母。

  等到住持亲自送他到了山门,金六福很诚恳地说:“大师,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再有出家的念头了。”顿了顿:“就算出家,一定会来投奔您的,到时候还请您收下小徒。”

  住持点头,目送他走远。

  金六福摸摸怀里的银子,嘻嘻一笑:“还好老爹有看书写眉批的习惯,也亏了我平时勤奋什么书都扫两眼~~~~”多亏了他从小啥书都看——包括他老爹的经书,看吧,读书万卷,满嘴胡言。

  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山间的小路上,金六福吹口哨,吓得鸟鸣纷纷。

  下了山,又摸摸怀里的银子,金六福想了想,四处窜来窜去来到了一处名为“百花楼”的地方,轻车熟路地要了个包间,金六福又点了两个花姑娘陪他喝酒,还不时调戏两人——当然了仅限于香香,他老娘说他要是敢在23岁之前祸害女孩子一定把他劈了论斤卖肉。

  一直闹到了深夜,金六福晃晃悠悠地走出了百花楼,晃晃悠悠地往小码头走。可惜,走到离码头不远的树林旁边,金六福撑不住了,趴在树林下茂密的草上呼呼大睡。

  一个中年大叔、一个俊朗的年轻男子和几个侍卫打扮的人出现在他睡觉的地方看他。

  “爹,这次您看走眼了,就是个混混而已。”俊朗的年轻男子说道。

  “不,爹是不会看走眼的!”中年大叔笑着说道。仍旧看那趴在草上仰面朝天、睡得毫无形象可言的家伙,“这少年龙章凤姿、潇洒俊逸,绝不是一般人~~~”

  刚说到这里,只听那正在挺尸的说话了:“路人爷爷,我长这么大您这次夸奖最让我通体舒畅,就像便秘一旬终于畅快淋漓地解放了一样!”

  ~~~~~

  中年大叔先是一愣,继而又笑了:“小哥的说法很有趣。”显然这也不是个普通人。

  “说实在的,路人爷爷,您还真说对了,我真不是一般人~~~”挺尸的金六福翻个身:“我平时一般不是人。”

  ~~~~~~

  “你放肆!”说话的是中年叔叔的儿子。

  “放肆?”金六福慢慢坐起来,老太太一样盘起腿,仰着头看那约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路人大叔,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说到放肆,好像是你们先放肆的吧?谁给你们权利对我评头论足了?我娘说了,道人是非者多不是厚道人,当然了,这一点可能我也有错,谁让我这么龙章凤姿地招人看呢。可是,对人评头论足也就罢了,也不知道找个背人的地方偷偷摸摸地说,这就是你们人品的问题了,可不能怪我。”

  “你~~~”路人大叔有发飚的症状:头上青筋暴起、两拳紧握、气息紊乱,如果再加上大吼大叫,就活脱脱成了马大叔版的张无忌了。

  “你什么你,路人大叔,路人爷爷,我醉酒醉香头疼得很,有什么事改日再说,反正你们也跟在小爷我的船后。”金六福挥挥手,又扑通躺倒。

  “不知道老朽能否有幸获知小哥的尊姓大名?”路人爷爷是厉害角色,被金六福这么损还笑得出来。

  金六福“呵呵呵”地干笑了几声说道:“路人爷爷,看在您的脸皮和我有得一拼的份上,我就告诉您吧,小爷我尊姓金,大名六福,小字闲人。”

  “谢谢小哥相告,既如此,我们就不打扰小哥休息了,他日再会。”路人爷爷说道。

  “恕不远送。”金六福说道,仍旧睡他的觉。

  “爹,您怎么不让我教训那小子?”俊朗青年问他还一脸微笑的老爹,长这么大还没人敢当面这么羞辱他。

  “教训?青岚,你要赢他恐怕要费一番功夫。”路人爷爷——慕容况微笑着说道。这少年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可造之材,若能收他入门定会将慕容氏一门发扬光大,只是,这少年过于狡黠,怕是不那么好收服。

  “爹,您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慕容青岚说道。

  “等到你们成了同门师兄弟,你与他一较高下便明白了。”慕容况说道。

  慕容青岚怀疑地看了看他爹,不认同。跟了这么多天,那小子基本上都在船舱里睡大觉,上了岸居然去庙里骗吃骗喝,这还不算,骗了人家的钱竟然拿去狎妓,真如他自己说的,这小子“一般不是人”。他要跟这种家伙成为师兄弟?还是算了吧~~~

  金六福北行记

  清晨时分,金六福又抓了几只青蛙烤着吃了,然后晃回船上,直接奔进船舱睡觉。船又开始走了,慕容家的船果然就跟在这船后慢慢前行,只不过他们看到金大闲人的次数用五根手指头就能数完——还有两根用不上。

  然后忽然有一天,在到了山东境内东平湖段时,换了N次船之后再次靠岸,慕容父子发现金大闲人不见了。慕容青岚松了口气,慕容况摇头叹息。

  这边——

  金六福弃水路改走陆路,直奔东面的泰山去了。

  金六福这种懒惰生物爬泰山,根本不是爬上去的,而是飞上去的,一路在树林间穿梭,不过饶是他这样猿猴一样攀援的速度也用了一个半时辰才到了泰山之巅。站在云海前,金六福叹了口气,他皇爷爷真是有闲情逸致,跑这么高的地方就为了点把柴火?要是他,就在紫禁城随便找个院子烧烧算了。亏他还兴致勃勃地跑了两天来爬,于是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做这种蠢事了。

  从泰山下来,金六福用脚丫子丈量他老爹的国土(曾经的国土),一路走到济南大名府,他娘说了,济南大明湖是发生风花雪月故事的圣地之一,当然得来看看。可惜,没看见风花雪月,连发情的猫都没看到一只。

  于是金六福接着北上到了德州——据说德州扒鸡很有名,确实很好,金六福为此多玩了三天。

  德州之后,金六福觉得走路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太费鞋了,走了这些日子他都换了好几双鞋了。于是他又一路飞奔向西找到运河,重新搭船北上。

  又行了十几日,终于到了京城。

  金六福没有去盗墓。他每日像老头子遛弯一样游走在京城的街道和胡同里——找吃的、玩的——听书看戏野游狎妓,玩得不亦乐乎。

  直到有一天,金六福正在左拥右抱两个阿姨级的美人,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进来两个年约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门口还有两名侍卫。阿姨美人见了这俩成熟丰朗的男子马上就抛弃了金六福,不停向两人抛媚眼。

  “老六,要女人跟哥哥说一声就行了,何必委屈自己到这个地步!”说话的是弘历。

  ~~~~阿姨美人受了侮辱,做拂袖而去状,弘昼一挥手一人给了一锭大元宝,两人一笑,皱纹能夹死苍蝇。扭着屁股出去了。

  “四哥、五哥,真巧啊!”金六福笑嘻嘻地说道。

  “巧?是挺巧的。”弘历说道,眼睛里那个绿光啊——狼见着他都得一拜在地说:“老大我终于找着你了。”

  “这儿也有四哥、五哥相好的小嫂子?请出来见见啊!”金六福说道。

  “老六,想见嫂子——或者进宫或者入府。”弘昼笑着说道。

  “那还是算了,我也没给嫂子们准备礼物,哪好意思空手就去呀!”金六福说道,一副礼节周到的样子。

  “老六,你来京城是不是就不走了?”弘历问道,这么多年都没抓住,这小子终于自投罗网了。

  “唉~~~~”金六福长长地叹口气,面色转换成哀戚:“我来就是想拜祭老爹一下,替我娘跟老爹道句‘再见’,然后就要回江南向老娘复命。否则我老娘会把我劈了,肉论斤卖。”

  “老六,这时候还拿颜额娘当借口?”弘历笑,“再说,过些日子哥哥我就派人迎颜额娘回京奉养,这可是皇阿玛临终遗旨。”

  金六福的面色又一沉,眼泪噼里啪啦地流了出来。弘历和弘昼立刻睁大了眼睛,对视一眼——这小子搞什么把戏?

  “说实话,四哥、五哥,恐怕我额娘已经不在了。”金六福长叹一口气:“她已把多多嫁了,说~~~说~~~~”

  “说点别的,金六福。”弘历说道。这种档次的谎言他们会信吗?

  “不信就算了,四哥,我也不愿意这是事实,毕竟殉葬这种事不太像我额娘做得出来的。”金六福说道。不太像,所以他额娘根本就不做。她连用牲畜殉葬都反对,怎么可能会自己殉葬呢,那不是连牲畜都不如了?——他额娘说的。

  “老六啊,即使颜额娘不在了,我也会将颜额娘的梓宫运回泰陵与皇阿玛合葬。”弘历说道。他颜额娘会死?说他皇阿玛死而复生还差不多。他皇阿玛能死而复生吗?——不能。所以他颜额娘肯定不会死。

  “四哥,恐怕你得问倾城姐姐了,我额娘说将自己的骨灰撒入西湖。”金六福说道。他额娘就是这么说的,将来将骨灰撒到西湖里,这样她就可以重新投生在杭州了。

  “得了得了,老六,有你这么咒自己额娘的吗?小心皇阿玛托梦修理你。”弘昼说道。说得他有点瘆。

  “唉,四哥、五哥,我能去拜祭老爹吗?”金六福问道。

  两人点点头,这小子的表情不像装的~~~~

  “老六,皇阿玛驾崩、颜额娘殉葬你还有心思喝花酒?”弘历忽然问道。

  “借酒消愁罢了。四哥和五哥还有额娘在,我以后阿玛、额娘都没有了。”金六福说道,又摇头:“我长到这么大见阿玛的次数屈指可数,如今我还没成亲他们就都走了,额娘还知道安排多多的事,却对我提也不提,伤心哪!”

  “老六,我还是觉得你在演戏!”弘昼说道。

  “算了算了,你们是无法理解我内心的痛苦的。你们从小在阿玛眼皮底下长大,哪里会知道我渴望见阿玛的心情呢?”金六福说道。可怜的俩哥哥,在老爹的眼皮子底下长大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还是他额娘聪明,远远地带他们躲杭州去了。

  弘历和弘昼眼睛有点酸。可怜的小六,还没出生就被带到江南了,一年不过能见皇阿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虽然在皇阿玛的眼皮底下长大很痛苦,可是——听小六的话,他们真的很幸福了,起码还有皇阿玛在身边~~~~

  “既然如此,老六你更不能走了。一会儿就随哥哥回宫,母后和裕母妃肯定都想见见你,这么多年她们都十分惦记颜额娘。以后,你就随我们叫母后,两位额娘和颜额娘是一样的。”弘历说道。自己是多好的哥哥~~~

  “这~~好吗?”金六福问道。见老爹的老婆们?还是算了,没兴趣,而且他要是敢管别人叫额娘,估计他老娘能把他剁成肉糜做叉烧包卖——还要立个大大的牌子:不孝子金六福牌叉烧包。

  “当然,皇阿玛刚刚驾崩那会儿,母后和裕母妃就催我们接了颜额娘回宫!”弘历说道。他那俩额娘说颜额娘这么多年在外辛苦,人老了也该回来享享福了。

  “四哥,五哥,你们真是好哥哥!”金六福说道,露出少年的无助。弘历和弘昼虽心里仍有怀疑,但是总算这小子答应入宫见太后了,只要他入宫见太后就当即恢复他的本名福承,然后封王建府,让他想跑都跑不了。

  “我们一直都是好哥哥,你不领情。”弘昼拍拍他的肩膀。

  “谢谢哥哥们,我敬你们,代我额娘谢你们替她照顾我!”金六福说道,吩咐让人重新拿了三只酒杯来,金六福亲自斟酒,恭敬地双手敬上,弘历和弘昼接过酒,三人一饮而进。

  喝完了,三人重新落座,金六福详细地问了他老爹“驾崩”的过程,然后唏嘘落泪,不停地喝酒——也不停地劝他两个哥哥。直到——

  “老六,你怎么三个脑袋?”弘昼指着金六福。

  “乖,五哥,一会儿我就六个脑袋了,哈哈~~~”金六福发出恐怖的笑声,拍拍弘历和弘昼瘫软的身子:“四哥,五哥,我就是再傻也知道你们两个不安好心,想让我当牛做马,有你们这样做哥哥的吗?小心阿玛托梦修理你们!”

  “你个小混蛋~~~”弘历想瞪他,可是眼皮都软啪啪的了~~~

  “省省力气,四哥,一会儿还有美人呢~~~”金六福笑着说道,然后开门出去,找来老鸨叫了几个女人来伺候,然后自己轻松迈着八字步走了。

  金六福换了家客栈住,躺在床上翘着腿,金六福忍不住笑,自言自语道:“等了一个晚上都没人来追我,我就知道老爹你算计我,亏了我从倾城姐姐那要了些蒙汗药,否则真打起来多费力气~~~”

  金六福选了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去了泰陵,本来是想把那金头颅弄出来的,可是在那鬼哭狼嚎的大风一吹,想了想,里面那个也够可怜的了,没了脑袋替他老爹在这躺着,那金子还是留给人家当补偿算了,毕竟要一直躺到天荒地老的——死人也受不了啊~~

  然后金六福又去他敏姑姑的墓前拜了拜,他额娘以前老说愧对他这个姑姑,二十年了也没回来给她的坟填些土。他就算代他老娘完成心愿吧!

  这些事情都做完之后,金六福躺在客栈里想了两天,决定去大西北——那里总有战事,他去看看,有心情就小小地帮他四哥个忙!更重要的是,那里有昆仑山,他额娘说的故事里,那山上总有高人,去碰碰运气,万一打败高人,他就是天下无敌了~~~顶着天下第一的名头,吃喝肯定不愁了。

上一篇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