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禛心——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东篱菊隐 > 最禛心 >
更多

第四卷 老夫老妻的温馨生活 第157——159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西山岛游记

  逛过了四十八岛,颜紫萝买了一个据为己有,然后嘱咐人要竖块大大的石碑写上“钓小鱼岛”,打算以后闲了去钓鱼。

  看过水,颜紫萝拉着胤禛开始爬山,首选就是七十二峰的缥缈峰。虽说缥缈峰看起来不怎么高,可是动真格的爬起来对颜紫萝这样的老太婆来说还是比较费力的。

  这不,还没爬到一半,她就拽住胤禛的胳膊阻碍人家前进的步伐。

  “走不动了?”胤禛笑着问道。亏了昨天晚上还高谈阔论豪言壮语地说要一口气爬到峰顶呢。

  “不厚道!”颜紫萝说道,拉着胤禛在她旁边的石阶上坐下,“看起来不高啊,怎么爬不到头啊?”

  “没常识!”胤禛说道。隔着那么大片水域看山,多大的山能显出高来呀~~没常识的女人。

  “老头子,我发现你很得意!”颜紫萝瞪他一眼,拿起水袋要喝水,被胤禛拿过去:“歇一会儿再喝!”

  靠着胤禛的胳膊,颜紫萝看山下,“老头子,缥缈峰也不错吧。”

  “买山?”胤禛侧头看看她。

  “哎?”颜紫萝转头对上他的眼睛:“好主意好主意,山顶上咱建个木屋,春天赏桃花,冬天赏梅花。山上空气还好。”

  “瞎扯!”胤禛说道。照这个买法,他国库里辛苦攒下的银子都不够。

  “呵呵~~~这屋子就叫空中楼阁,或者叫缥缈仙境。”颜紫萝自顾自说,当没听见胤禛的话。

  休息了一会儿,她喘匀了,胤禛把水袋递给她,她喝完了他才接过去喝。又接着爬山,颜紫萝为了分散注意力没事就揪两把野花拿着。

  等爬到峰顶的时候,碧波万顷的太湖把颜紫萝的眼睛晃得都绿了。

  “美~~呆~~~了!”颜紫萝说道。

  胤禛莞尔,风景美,她呆了。呆得把手里的花都扔了~~

  “天女散花,美吧?”颜紫萝笑着说道。

  胤禛没忍住,看着她哂笑。

  “天女?王母吧!”胤禛说道,还真是好意思说,有这么老的天女嘛~~

  颜紫萝转回头看胤禛,这老头子最近老喜欢跟她抬杠,难道是年轻时的毛病又犯了?

  “哼哼,既是王母容颜老,穆王何故要重来?”颜紫萝问道,眼睛眯着。

  胤禛看她一眼,又改诗!

  “自己想!”胤禛说道。何故重来?她要是回去他用来吗?

  “哼!”颜紫萝哼一声接着看风景去了。

  在山顶欣赏了一个时辰的风光,几个人选了别的路下山直奔西北的水月坞。水月坞是深山坞,安静宁谧,水月寺就坐落在这幽静的地方,颜紫萝和胤禛进了水月寺烧香拜佛许愿。

  水月寺东首有一处无碍泉,颜紫萝看了看“无碍泉”石碑,然后问胤禛:“为什么叫无碍泉?”

  “宋朝李弥大归隐水月坞,自号无碍居士,此泉因他而来。”胤禛简略说道。

  “好有学问,老头子,这都知道!”颜紫萝笑着说道,她就不知道,她刚才还在想呢,无碍泉难道是因为水路畅通无碍得名吗?多亏没说出来,要不丢人丢大了。

  “常识!”胤禛笑着说道,“无碍泉水煮小青茶极好!”

  “是吗?”颜紫萝看看水,又看看水袋,果断地将水袋里的水倒出去浇路边的野花,然后灌满泉水。“哪里有卖小青茶的?”

  “不知道!”胤禛说道。

  “刚夸完就说不知道!”颜紫萝笑了。看吧,他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地~~~

  碰到个小沙弥,小沙弥说山下那边的涵村坞街市上就有。颜紫萝便兴冲冲地拉着胤禛直奔涵村坞。

  果然是条热闹的街市,一水儿的明代风格,颜紫萝看到繁华的街市立刻就忘了前来的目的,拉着胤禛一家家商铺的逛,东西买了不少——包括一块花布,说回去做裙子。然后才想起来此行的目的是要买小青茶,可是放眼望去也没有写“小青茶”几个字的,便问胤禛。胤禛便告诉她“就是碧螺春”。被颜紫萝狠狠瞪了一眼。

  “老头子,你这样说显得比较高深吗?”颜紫萝说道,害得她从这头走到那头都没找到。

  “爷以为这样简单的常识你知道。”胤禛忍住笑说道,小青茶那是唐宋时的称呼,早改碧螺春了。

  “对不起啊,我这人没文化!”颜紫萝偷偷掐他,这老头子摆明了看热闹。

  “爷知道!”胤禛笑了。

  晚上回去,颜紫萝让人煮小青茶。煮好了端上来自己尝了口,然后看胤禛。

  “好喝吗?”颜紫萝问道。

  “普通!”胤禛说道。

  颜紫萝撇嘴:“普通?大爷,那水可是我费劲儿背回来的,怎么不领情啊?”

  “水好,茶一般!”胤禛说道。早春水月寺和尚们烘焙的碧螺春才好。不过,这个女人肯定不懂,在她眼里,茶就是“苦水”。

  “那茶可是我跑了两回才买到的。”颜紫萝说道。一点儿也不会哄女人开心,她又不懂品茶,他说好她肯定信以为真。

  胤禛看她一眼,然后笑了:“好茶!”

  颜紫萝假笑:“没诚意。”

  第二天,颜紫萝爬山爬得腿疼,说要休息一天,胤禛便笑。

  第三天下午,颜紫萝休息好了又拉着胤禛去明月湾,听说那地方也很美,顺便看看月亮。

  明月湾只有一条山林小径与外界相通,小径曲折幽深,两旁梅杏、柑桔、杨梅、板栗等果木,枝繁叶茂,层层密密。树下碧草青青,偶而一处还是竹影婆娑。亏了走的早,颜紫萝和胤禛一行人穿越山林,翻过山岗黄昏时分才到了明月湾村落。

  “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啊!”颜紫萝惊讶,行走在村落间也是阡陌纵横,屋舍俨然,偶而碰到几个黄发垂髫都对他们露出亲切的笑。

  一路慢慢走着,看了诗意的画眉泉及那棵千年古樟、古码头,还到了古寺烧香礼佛。

  等到月亮出来,颜紫萝和胤禛才去望月台,经过两千年的风吹雨打,望月台看起来斑驳了许多,而且颜紫萝发现,很多村民吃过晚饭都来看月亮了,所以望月台也是热闹得很。不过听着吴侬软语的音调还是很舒服的。

  “你们是外来的吧?”一个老婆婆笑着问她们。

  “是啊,慕名而来。”颜紫萝也笑着说道。

  “每年来我们这儿看月亮的人可多了,什么人都有,生意人、读书人,还有做官的呢,前几年就有一个巡抚来过,可气派了。”老婆婆很高兴地推销月亮。

  “啊?是吗?这儿的月亮太有名了,比别处好看。”颜紫萝笑着说道。

  “唉,这位夫人,你是哄我老婆子,我看了七十几年了,还不就是个月亮?不过就是吴王和西施来看过月亮就跟着出名罢了!”老婆婆说道。

  颜紫萝和胤禛对视一眼,然后笑着对老婆婆点点头。

  老婆婆看了一会儿,正巧有她的老姐妹们来了,便过去坐着一处说话。

  颜紫萝看着月亮,很小声的问胤禛:“老头子,你说为什么当初夫差和西施来这儿看月亮呢?”

  “明月处处有,此处月偏好!高启说的。”胤禛也小声说道。

  “说实话,我觉得跟坐院子里看的月亮一个样儿。”颜紫萝接着说道。她这些年看得月亮也不少了,北京的、草原的、西湖的等等,月亮不还是那个月亮吗~~上面也没多出两只兔子。

  “其实~~很多人都这么想。”胤禛说道。

  “那大家折腾什么呀?还写诗作赋的。”颜紫萝仍旧是看着月亮说道。

  “否则就白跑了。”胤禛微微一笑。

  ~~~~~~

  “大爷,我发现您最近说话越来越有趣,连古人都开始调侃了。”颜紫萝笑着说道,把目光从月亮移到他脸上。

  “实话!”胤禛说道。五十几年了,看的月亮都是一个样,只有和颜紫萝在颜庄看月亮那次才觉得月亮似乎有些不一样。

  颜紫萝便笑了。

  看了会儿月亮,他们出了望月台沿着村中的石路慢慢逛,看民居,看远山的剪影,也看月亮。

  “这个地方真好,景好人也好。”颜紫萝说道。

  “建处院子吧!”胤禛说道,他也喜欢这儿,让人有一种出离尘世的轻松和惬意。

  颜紫萝歪头笑看胤禛:“学会买房子置地败家了?”她买个钓小鱼岛、在缥缈峰建房子都被他鄙视,这回可是他主动败家的。

  “爷喜欢这儿!”胤禛说道。

  “我也喜欢。”颜紫萝笑着说道。

  于是乎,大月亮地下,他们边走边看——选地基。

  夜凉了,颜紫萝和胤禛一行从水路回去了。

  一个月后,颜紫萝和胤禛买了处现成的院子,不大,只三进。两人带着几个丫环仆妇们一住就是三个月。

  泰山游记

  胤禛六十岁那年春天,颜紫萝说要去游泰山,当时他们正在湖南的凤凰城。取道湖北、河南再去山东。

  颜紫萝很想去历史上那个云梦泽看看,可是算了算时间还是算了,但是归元寺一定要去的,谁让她家的老头子喜欢拜佛呢。黄鹤楼和晴川阁当然也不能落下,多有名啊。虽然很想怂恿胤禛题诗,但是想了想,李白都不敢题,她家老头儿更是文艺界一文不名的小角色,还是算了。神农架和武当山是颜紫萝肖想很久的地方,当然也不能放过,她非常希望能碰到个野人看看——可惜她没那个命!

  走过湖北进入河南,颜紫萝拖着胤禛去洛阳看牡丹,姹紫嫣红的、名贵的牡丹她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在洛阳看感觉像是原汁原味。让她诧异了两天的事是胤禛买了许多红色牡丹给她。她一脸纳闷地看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看什么,不是喜欢红花吗!”然后还恶毒地加上了“俗气!”俩字作结。

  颜紫萝捧着牡丹花笑,不跟他计较,知道她家老头子是不好意思。

  不过,本来胤禛想要去龙门石窟和太行峡谷的,被颜紫萝给否决了,理由是那样的话等到了泰山都冬天了。胤禛便皱眉看她,不明白她怎么忽然那么想爬泰山。

  不过还好,到了九月,他们还是顺利抵达了泰安。因为早已有人打理,所以他们在泰山脚下一处宅院安顿了下来。

  歇了两天,颜紫萝拖着胤禛去爬泰山。满脸的兴奋。

  天还没亮,颜紫萝就拍醒了她家老头,丫环们早已收拾妥当了,明里跟着的、暗中随着的人便打着小灯笼爬泰山去了。

  爬着爬着,胤禛有些纳闷了,他家老太婆应该没来过泰山,不过她对泰山似乎很熟的样子。他们走的是御道登山路线,到了红天门天边微微露出些亮色,颜紫萝看看胤禛:“老头子,没问题吧?要开始爬山了!”

  胤禛看她一眼:“爷倒是担心你!”

  “不用担心我,我可是健康得很!”颜紫萝笑着说道。

  话说,这一千五百多米的高度其实真是对人的极大考验,还没到十八盘,颜紫萝已经气喘吁吁了,胤禛命令停下休息,挨着颜紫萝坐下了。

  “老太婆,坐竹椅吧!”胤禛说道。他家老太婆爬个缥缈峰都能累够呛,何况是这泰山。

  颜紫萝摇头:“我听说爬上了泰山是对人精神境界的提升,我也不能把这好事和便宜都让你占了呀!”

  “胡说!”胤禛说道,“还有很远!”

  “我知道,十八盘才累!”颜紫萝说道。“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大爷,我都忘了提醒您了,您当时要是下命令把十八盘弄成平的多好!”

  “异想天开!”胤禛说道。

  “呵呵,等我爬上了玉皇顶,天就开了!”颜紫萝笑着说道,然后站起身:“走吧,虽然我们是老人家了,可是也不能丢了老人家的脸!”

  到了十八盘,颜紫萝的腿都迈不动了,胤禛又让她坐竹椅,她还是拒绝,只不过这次她要求她家老头子要牵着她的手一起爬。胤禛没犹豫,拉起她的手并排爬山。丫环侍卫们虽然想低头不看,可是又不敢稍稍将眼光调离,这样陡的台阶谁也不敢小心大意!

  歇了无数次,颜紫萝终于嚣张地站在南天门前了。胤禛便笑着看她。

  到了天街,颜紫萝终于走稳当了,不过胤禛还是牵着她的手。

  “老头子,我们这样看起来是不是很温馨?”颜紫萝小声调戏自家老头儿。

  “呵呵~~”胤禛笑了,“手心都是汗!”温馨?是湿润!

  “老头子,站在这泰山之巅你都不能说点哄我高兴的话吗?”颜紫萝捏捏胤禛厚实的手掌以示不满。

  “你呀~~~”胤禛看她一眼:“五十岁和三十岁一个样!”

  “容貌吗?”颜紫萝笑。

  “个性!”胤禛说道。

  ~~~~~~~

  到了玉皇顶,颜紫萝松开胤禛的手,让丫环和侍卫们退后。

  “又要干什么?”胤禛有些纳闷。

  “不干什么!”颜紫萝笑着说道:“你说说,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小气皇帝,不就是来趟泰山吗,能花多少钱?大不了少带些人呗,再说,沿途还有官员准备,哪能真花到你口袋里那几个铜板啊?还得劳动我这个五十多岁的人陪你来这一趟!”

  胤禛没说话,只是眼睛一瞬不顺地看着她。然后看向远方的云海。

  “你认为朕有这个资格?”胤禛问道。

  “为什么没有?”颜紫萝走到他身后:“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吗?国库里的银子可不是大风刮来的,吏治清明也不是官员们品德高尚,也算是你功高德显。再说,四海升平,百姓安居,虽偶有战事但是天下一统。差的不过是个祥瑞,不过嘛,先帝爷来了三次泰山难不成次次有祥瑞?”

  胤禛没作声。

  “以前不来,今儿可没那么大场面显摆了。不过这也比较符合你小气皇帝的脾气——省钱嘛!”颜紫萝笑着说道,“这柴望之火是不能点了,您就在那边的极顶之上祷告上天,为苍生祈福吧!”

  胤禛回头看她,然后微扯嘴角:“既然都陪朕来了,就好人做到底!”

  颜紫萝一笑,走过去握住胤禛伸过来的手,两人慢慢地走到那山边的高石之上。

  胤禛默默祝祷了些什么颜紫萝不知道,她只是静静地陪在他身边。

  等胤禛不再跟老天爷大眼瞪小眼,颜紫萝笑着说道:“以后我可不来了,这一身老骨头都要散了!”

  胤禛笑了,“老太婆,回吧!爷想去太行峡谷!”

  “还惦记着呢?”颜紫萝笑:“那好,去完了大峡谷就去云南,咱去找一个叫香格里拉的地方!”

  “好!”胤禛说道。

  不过,因为年纪的原因,从泰山回来,颜紫萝肌肉酸疼了好几天,动一动就噤鼻子皱眉毛,胤禛看了便笑,然后轻轻给她揉揉胳膊!

  “动作还挺熟练的,赏!”颜紫萝说道。

  “赏什么?”胤禛问道。

  “把这只胳膊也揉了吧。”颜紫萝笑着说道。

  胤禛给她揉胳膊便用了力,颜紫萝又噤鼻子。

  金六福北行记

  杭州城外。

  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周围静悄悄的,连蛐蛐都回家睡觉了,话说,这样的天气实在太适合窝在被窝里呼呼大睡了。

  可是空气中隐隐有一丝恐怖因子在散发。细细一听,原来是某棵树上传来的,再走近了听,原来是打呼声。听起来还真是让人有点头皮发麻。往上看看,等眼睛适应了黑暗就会看到那个模模糊糊的横趴在树枝上的一团黑色。

  “这棵树还真是有点不舒服,长得如此奇形怪状~~~失策失策!”过了一会儿又说道:“算了,凑合一晚上!”那声音听着恍惚就是颜紫萝她儿子金六福。

  等第一缕阳光从叶片的缝隙照到金六福身上时,他本来面朝天的睡姿立刻改成侧卧——差点翻下去去。又赖了一刻钟,金六福起身,大大地抻了个懒腰,顺便打个哈欠,然后抬头望上看看,又低头往下看看。

  “白等了一个晚上,还以为有人陪我练练轻功呢~~~~唉呀~~~~”金六福坐在树上还是没动,想了想,左顾右盼了一下之后动作迅速地往树上爬,然后轻轻一跃跳到地上,手里抓着一条竹叶青。

  “麻烦你给我当一下早饭吧!”金六福笑嘻嘻地动作麻利地收拾了蛇,然后上窜下跳地找了树枝用火褶子点着,把一段段的蛇肉用竹枝串好,然后悠闲地坐在火堆边烤蛇肉。渐渐地,肉香开始在树林中弥漫,金六福眉开眼笑。

  吃过蛇肉早饭,金六福才有精神头。

  “北国风光,我来了!”金六福笑着说道。

  中午时分,京杭运河码头。金六福决定走水路,这是他老爹这么多年常跑的路线,既然有人走过了,他就不用再去看辟新路线了。而且江南风光他看得腻了,正好可以躲在船里睡觉,保存体力养精神。

  于是乎,金六福这家伙除了被船家叫起来吃饭,其余时间基本上都在睡,赶上冬眠了。

  船到扬州,金六福下了船——不是因为他挑剔,而是因为船家只走到这里,他得换一条船。在水上漂了这么多天,重新脚踏实地让金六福有一点点小兴奋。不自觉地摸了摸肚子,这些天在船上吃素多,肚子里都没啥油水,所以金六福决定到扬州城里好好补偿一下自己的肚子。

  扬州城果然繁华,金六福挑了家看起来很气派的店溜达进去了。挑了个墙角的角落坐下,金六福盘算着吃什么,可是等了一会儿也没人理他,金六福转转眼珠,伸手入怀摸出一小块金子,然后拿着那金子在桌子上敲啊敲啊敲~~~直到把掌柜的敲来。

  “这位客官,请问您想吃些什么?”掌柜的笑问。

  金六福随意拿着金子玩,头也不抬,一副“大爷就是有钱”的德行。

  “有什么呀?”金六福问道。

  “您想吃的东西敝店都能做得出来。”掌柜的满脸笑。

  “哈哈~~~”金六福一笑:“那~~给我上几个你们‘敝店’没有的来尝尝~~~”金六福存心找茬。他老娘说了,世上人多看人下菜碟,对于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一定要修理。

  ~~~~~掌柜的脸色变了变,扬州城还没有来跟这儿找茬的呢~~~~

  “客官说笑了!”掌柜的说道。

  “饭前笑一笑,饭才吃得好!”金六福笑着说道:“我想想吃些什么呢~~~”然后眼珠转啊转,“冷菜来一个醉蟹、一个炝青螺,热菜就来一个狮子头、豆苗山鸡片、一个原焖鱼翅、一个醋熘鳜鱼、一个扒烧整株头。素菜来个冬冬青,够了,再来几个翡翠烧麦、野鸭菜包、笋肉锅贴。再来一壶状元红。”

  掌柜的脸上露出笑容,人不可貌相,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有钱的主儿。客气地叫了小二去传菜,刚转身没多久,金六福又开始拿金块敲桌子。掌柜的忙跑过来:“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忽然不想吃那些东西了,给我换一换,兰花扒鲍脯、白炖双翅、香酥鸽脯、蒸黄鱼、烧全鹅、蟹粉芙蓉鱼片,酒嘛,换成花雕!”

  掌柜的虽有不快,但是这小子有钱,而且点的菜都不便宜,换一下就换一下。因此脸色有些阴地叫来小二让他重新传菜去。

  可是没一会儿,金六福又开始敲桌子,掌柜的脸有些发黑。

  金六福又换菜。

  ~~~~~~

  如此折腾好几遍,金六福以狂风扫落叶的速度开始吃饭。本来他这么一折腾已有很多客人开始对他行注目礼了,他吃饭的姿态又让大家眼睛一亮,于是乎,很多人都放慢了速度偷偷观摩金六福吃饭。

  他吃完了,打了个心满意足的的饱嗝,然后站起身慢悠悠地打算往外走。掌柜的忙来到他身边,笑着说道:“客官,您~~~账~~~~”

  “什么账?”金六福一脸疑惑。

  “这,您刚刚在小店吃饭,自然要~~~~您还没~~~~”掌柜的说道,这么明显的提示该懂了吧?

  “饭是吃了,可我那是那上一批菜换的。”金六福认真地说道。

  “那个您也没给钱!”掌柜的说道,不会是碰到个白吃的吧~~~

  “那是上上一批换的!”金六福还是很认真。

  “可是那一批也没给钱!”掌柜的说道。

  “那不是用第一批换的吗?”金六福说道。

  “第一批您就没给钱!”掌柜的有发疯的前兆。

  “那一批我也根本没吃啊!”金六福笑着说道。

  ~~~~~~

  “客官,是小的错了,我说不过您,不过您看在敝店小本经营的份上还是把饭钱付了吧?”掌柜的说道。

  “哟,掌柜的,不好这样说话的。您让大家评评理,我欠您饭钱吗?小爷我打出生以来还没做过欠人钱不还的事呢,你可不要抹黑我。”金六福说道。

  店中一直看热闹的人都笑。掌柜的脑瓜顶开始冒火。

  “你这个小子打算白吃吗?”掌柜的问道。

  “什么话?这一点饭钱难道小爷我付不起吗?买得起那好菜碟自然是有钱买好菜。”金六福笑着说道,然后拿出一小块银子:“小爷就是不爽你什么眼看人低,既然你知道错了,小爷就不计较了!哪,钱!”

  掌柜的接过银子,正要说谢谢。金六福又说话了:“唉,那个银子不用~~~”

  刚说到这儿被掌柜的打断:“谢客官赏。”

  “我是说,那银子不用给我找成银子,给我换些铜板!”金六福不紧不慢地说道。

  掌柜的脸红成柿子。忙去找了铜钱回来。

  金六福一笑,走至门口,随手一扔,那铜板就排成队飞向店门口乞丐的碗里,然后他笑嘻嘻地走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